是夏蝶哇

吃双黑,爱太太。(吹爆chuya!!!)

【社乱】【双黑太中少量】【paro梗提供】


*ooc警戒
*原设私设一起下
*主cp社乱,副cp太中
*半梗半文形式
*写到后面神志不清请自行美化一下小学生文笔

如果可以————

•以前看过别人写了社乱的[青春期]简直是小甜文啊。但是青春期总会有叛逆期的,孩子大王乱步进入叛逆期让育孩专家社长头疼不已……(社乱这对cp因为年龄差会有矛盾,社长爱人的方式是深沉的,难以用言语表明。但是乱步身为一个少年天才,普通的事物即使用语言说明也很难懂。所以……社乱很棒棒啊……)

•不记得是官设还是私设中,中也乱步是旧识。原著里,还未在黑手党时期的织田应社长的请求救了乱步,才有了以乱步为中心的武装侦探社,后来的太宰才有了安定之所。后来在漫画中,中也也知道武装侦探社是为了保护乱步而成立的……所以让我们发挥一下想象力……emmmm你们懂我的意思吧?

那么————

1.最近乱步越来越活泼好动了,身为武装侦探社的中心人物,在社里生活的自由自在。每日埋于一堆零食之中,像太宰治一样指示国木田为了糖果跑来跑去。(“啊~真是平和啊……”乱步想)身披羽织的社长抱臂沉思,认为身为育儿专家的他为了乱步能独立起来不能再放任他这样下去了……

2.于是日常的活动中,乱步被要求遵守社规,要尊重师长,乱步习以为常的敷衍应了一声,但这次社长态度严肃,明确警告乱步如果触犯了条规则一个星期没有甜点吃。

3.看着其他社员犯错能被社长温和摆手了过,自己最近几天总莫名因为一些小事情而被社长说着说那,心里就十分不开心。明明拒绝了和乱步一起去吃甜点但转眼又带贤治去吃糕点,明明说了没空出去但是之后在街上却看到了社长和与谢也逛街的身影。安分了好几天的乱步把自己一头埋进零食堆,无视社规闷闷不乐地睡起了大觉。

4.“啪咔”……好像是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乱步猛地一抬头,看见了自己心爱的眼镜破碎的尸体,以及一抹浅卡其色……“额……抱歉抱歉乱步,我不是故意的。我……重新买一个给你?”太宰治知道自己好像闯了祸,僵硬地伸出手,一脸尴尬。积压了几天了怒气的乱步此刻得到了一个发泄口。一把拍打开太宰治的手,“你能买的到吗!?这可是社长给我的!独一无二的!!”吼声惊到了社长,社长缓缓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片,淡淡地说:“只是眼镜碎了,拿去修理就好了,实在不行我再买一个给你。但是乱步,怎么能在社里大喊大叫?还对太宰动怒,他可是长辈……”乱步突然抬头,瞪大眼睛,沉默了一会咬牙摔门出去。

5.乱步跑到街上,外面已是黄昏,到了吃饭的时间段了,但是口袋里只剩下零食的包装袋。乱步叹了口气,早知道把零食一起带出来了,接着漫无目的地走了起来……

6.街上刮起了大风,有些寒意了,乱步紧了紧身上的衣物,没忍住打了个喷嚏,揉揉似乎有些发红的鼻子,无意间转向旁去,驻足。是一家不怎么惹人注意的地下酒吧,总觉得在哪见过……“哐啷……”门撞击门铃发出清脆的响声。“欢迎光临”一个冷冷的声线响起,乱步抬头四处张望,“啊……这还真是窄小啊……只容得下几个人坐吧……”四周只有酒保一人在安静地擦着高脚杯。(这里私设太宰治安吾织田一起合照的酒馆,中也也经常出没。)

7.乱步转头看见了日常喝酒的中也,两人对视愣了愣。接着中也看他没晚饭吃的份上留了他一点零用钱,乱步赌气用来喝了一杯鸡尾酒……

8.社长找到乱步的时候闻到了酒味,不悦的皱起了眉头。乱步醒来揉了发疼的脑袋,紧接着就被冷冷的还带着一丝怒气的声音打断“跑去喝酒了?”乱步不禁打了个寒颤,想起之前的赌气,刚怂的态度顿时又足了起来。“是啊,怎么了”接着扭过头去不看社长。社长“蹭”地上前,一把摁住乱步,冷气场压的乱步心虚了起来。(紧接着后面就是乱步发泄各种不满,然后本来就心烦的社长认为有必要严惩乱步时)气到极端时“明明这个侦探社是为了我而存在的!社长为什么……”“啪”乱步的脸不受控制地扭向了另一半。这是社长第二次动手打乱步,这次乱步没有大哭着道歉了。(“啊……生气了……”乱步想)“乱步,你太自我中心了,我很失望”社长转身就离去了,留下了在原地还未反应过来的乱步……

9.接着乱步就失踪了。第一天,社长和平常一样指挥大家做事。第二天社长看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有看到乱步吗?”第三天,社长意识到自己可能有点处理不当,便派了几个社员去各个乱步可能去的地方勘察了一遍,但是结果并无收获。

10.回到扇了一巴掌让乱步原地懵逼的社长离开不久,角落里一抹橘色走了出来,乱步看了看来者复杂的神情,两人再次无言对视。

11.中也收留了乱步。中也自己都想不通为什么这么做,因为脑子一热?因为看乱步可怜看在旧识的份上帮一把?还是因为……觉得乱步在这里太宰治就可能过来找他?不管怎样,乱步在中也家有些拘束地呆了几天,貌似还没从那一巴掌中回过神来,好在中也正常上班,乱步老老实实安安分分。没人发现港口黑手党干部家有一个敌对家的中心人物。

12.在中也在家工作期间,乱步偶尔也会帮个小忙推理一下事件,整理一下思路作为赖在中也家白吃白住的小小回报。几天下来,太宰治不经意间听到黑手党成员夸他们的干部大人最近办事效率特高,推理能力还大大提升了。原黑手党干部太宰治一挑眉,去往了中也家,看到了给乱步一边盛咖喱一边抱怨的中也和一边应付一边期待着看着中也的乱步,眸子一沉,回到了侦探社……

13.社长也是知道了这事,在乱步失踪一个星期后,有人传言港口黑手党干部中原中也有一个神秘的背后搭档,每次任务都能高效完成并且推理思路十分清晰,甚至每隔几天就会在糖果屋,年糕小豆汤店出没。社长低头沉思,太宰治背墙而思,两者都是一样的神情……

14.中也在一次偶然间开玩笑地说“要不你别回侦探社了来黑手党吧,我出任务你在家背后支援我,组搭档吗?”乱步停下吃蛋糕的手,眨了眨眼“……好啊”中也也一愣,停了下来。有……新搭档了?

15.中也到家打开了门,突然眉头一皱。猛地推开。乱步被吓了一跳“怎……怎么了?”“yo~chuya~啊,果然乱步也在呢”家里的电视开着,桌上又开着的红酒,沙发上躺着一个慵懒的人,不出意料,是太宰治。太宰幽幽地转过头来,边晃着红酒杯“我们家乱步最近蒙承你照顾了~”乱步猛地收缩了瞳孔,躲到了中也身后。“太宰治你个混蛋!又翘我家锁!啊啊啊啊我的红酒!不是这样喝的!你以为是二锅头吗??”中也冲上去死命晃着太宰“啊啊啊~好晕啊~要死啦~”太宰一脸辛福。乱步呆呆地站在原地“中也先生……他是谁?”“哦?”太宰眯起了眼睛……

16.中也和太宰同时明显愣了一下,但中也立马反应了过来。(乱步假装失忆梗拒绝回去)“额……这个混蛋是我以前的……搭档”中也停下手“这样啊……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江户川乱步,是个异能侦探,是中也先生现在的搭档,太宰前辈你好”乱步眯着眼睛行了个礼,“你们继续吧,我有点累了”微笑着走了。殊不知身后沉默的福泽……

17.乱步加入了mafia,成了中也的搭档。大家被此震惊到了“这……这不可能啊……乱步前辈怎么会加入mafia……”“侦探社怎么能少了乱步先生……这就是为了他才……”成员们低低地讨论,社长拖着下巴一言不发,太宰也是难得沉默严肃……

18.“他们来是来接你的吧”中也刚刚洗完澡,正擦着头发“不回去好吗,他们来找你不是说明他们在乎你么”“可是他现在不怎么需要我了,他有很多要照顾的人了……我不是他唯一的搭档了”乱步吃着薯片,倒在沙发上抱着双膝“这样吗……这样真的好吗”沙发处没有回应“我晚上出去一下,你在家里呆一下,我马上回来”依旧没有回应……

19.中也走后过了一会儿,门再次被打开。“忘记带什么东西了吗中也先生?”乱步靠着沙发没回头“中也先生……?”“乱步”乱步一愣,回头。“……你不是中也先生,你是谁”来者是福泽。乱步立马跳开,与福泽拉开距离,摆出警戒姿势。福泽马上又阴沉下来“不要胡闹了跟我回去”说着冲上了抓住了乱步的手臂。“啊啊啊啊你干什么!我不认识你你居然敢创mafia的地盘!我可是中原中也的搭档!”乱步极力挣扎。福泽明显一愣,手上不觉松了力道,乱步挣开向后退去。福泽感觉心脏被人捏住了,呼吸不上来,上次有这感觉还是第一次戏剧杀人事件中去解救乱步的时候才有过。“乱步!”远处跑来一个橘色身影“中也先生!”乱步突然笑了起来,中也过来把乱步护在身后“不知武装侦探社社长半夜闯入mafia干部家中抢人是为了宣战吗?”中也压低了声音,带有威胁色彩。福泽看了中也一眼,转身沉默地走了……(后来太宰治听说社长亲自去要人还被中也怼了回来,乱步继续留在了中也家。在街上“偶遇”给乱步买糖的中也时,太宰调笑到“社长亲自来要人都没能成功,中也是很舍不得“新搭档”离开么?真是令人伤心,我以为中也是很念轻易的人呢~“你没资格这么说我吧”冷哼一声,中也转身欲走“乱步还在家等我呢……”太宰治猛地一把拉住中也摁到墙上,危险地压低了身子“看来有必要告诉中也一点印象深刻的道理了……”于是太宰治仗着店里海报的遮挡,把中也吻了个七荤八素……)

20.“你知不知道这样很麻烦??!社长都来了要是老大知道了怎么解决??!”中也本想爆发但看到乱步微微颤抖的肩膀愣是硬生生地忍下去了,小声嘀咕“真的是败给你了……我为什么这么好心了……”然后摸着额头回去睡觉了,乱步抹了把脸,意外的湿润……

21.社长回来后,脸色很难看,社员们从来没见过散发如此强大气场的社长,三米内难以靠近,猫猫狗狗全吓没了。唯有太宰走进了那个令人生畏的办公室,开口一句话“乱步没有失忆”“我知道”“他只是……”“是我疏忽了他,是我不好”“社长……”“我一个人静静”“好吧”太宰无奈地垂下头。走出门,太宰和福泽同时开口“搭档……吗?”

22.乱步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一天以mafia的助手来对付侦探社。当乱步知道目标后想都没想“我拒绝”“事到如今你不可能拒绝了,老大已经知道你的事了,你回不去了,如果你不真正加入的话我保不了你你会被抹杀掉的”乱步沉默了

22.开战那天,中也部队凭着乱步计划的路线以及推理迅速突破了一道道防线,并且摸清了对方的结构布局。侦探社惨败一片,社长站了出来,亲自迎击。

23.眼看精疲力尽的社长要被中也来上致命一击,关键时刻乱步冲了出来挡下一击,福泽震惊,乱步快速说着突破方案,然后昏了过去。

24.社长凭借着乱步的突破反感反掰局面,双方重创战斗停止,乱步被带回侦探社

25.乱步及时身体上好了但一直没苏醒过来

26.中也收到了处分,被关进了地下牢施以暴力,太宰前去营救。将中也安全送回家中,太宰给昏迷的中也留下一吻“谢谢……还有对不起”然后离去,中也的睫毛微微颤抖

27.乱步总算醒来了,但是不愿说话。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大家了,太宰摸了摸他的头说“回来了就好,社长很担心你呢”乱步没忍住小声抽泣,十分压抑的声线。社长轻轻搂过乱步“抱歉”乱步抓着社长的衣服一顿,然后放声大哭“呜啊啊啊啊……对不起……福泽先生……对不……起……”社长拍着乱步的背,更加抱紧了。(原著梗)

28.社员们一股脑冲进了医务室“乱步前辈醒了!”“乱步先生你还好吧?!”“乱步……”“乱步桑……”医务室突然热闹起来“乱步先生不在的时候很多案件都摸不着头脑呢……”“是呢是呢乱步先生不在我们超想你的……”“社长超担心你的乱步先生你知道吗你不在的时候社长都没怎么好好休息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乱步呆呆的望着,眼泪再次夺眶而出“抱歉大家……我……”“没关系,欢迎回来,乱步”大家齐声说到。桌上还有一盒蜂蜜柚子糖,卡片上写着“下次没糖别来找我了”没有署名

29.侦探社一大早依旧那么有活力“啊哈哈哈哈哈你们没有我这个大侦探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啊,哼哼,我作为侦探社的中心人物总是这么忙啊哈哈哈哈”社长给乱步准备了一套和以前一样的衣服,太宰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把眼镜弄好了,上面细小的裂痕使眼镜更加神秘古老。又是一个新的早晨,和昨天没有什么区别,乱步哼着小调欢快地在走廊里跳着,镜片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愉悦的光芒“啊!”走廊拐角处突然出现一抹银白“福泽先生早上好!”乱步快步冲过去,福泽驻足正对乱步,接住了他。乱步一脸兴奋“我想出年糕小豆汤了!”福泽揉了揉乱步翘起来的头发笑着点了点头

30.清晨的阳光总是那么美好,乱步兴奋地围着福泽,一脸激动地说着接下来要如何大吃特吃,福泽闭着眼听着,时不时微笑地点点头,或是笑着皱眉说不该如此。这场景,亦如当年他们第一次组搭档完成委托回去那般,他们之间的联系红绳从未断过,在阳光下越走越远……

我……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和之前的大纲脱轨了??往一个奇怪的剧情发展上越走越远了??差点就拉不回来了……社乱是真的好吃,大晚上的我已经神志不清了,不想细修了……

评论

热度(20)